立即注册 登录
小木猫 返回首页

诗雅的个人空间 https://www.woodenkitten.com/?250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情人暮年赴宴庆生,一杯又一杯,杯杯敬自己: 刀郎《画船记》 ... ...

热度 3已有 440 次阅读2023-11-10 13:36

道尽女人的痴情不改,写尽男人的利弊权衡


刀郎的《画船记》,其故事背景是明末秦淮八艳之一的马湘兰,和才子王稚登的故事。这两位在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,令人不胜唏嘘!

王稚登自小聪明绝顶, 是远近闻名的神童,长大后,更是才华横溢。那一年王先生北上求取功名。在饯行席上, 二人依依不舍。

这中间,王稚登有回苏州,但并没有迎娶马湘兰,马湘兰等了他一生。



王稚登七十岁寿辰时,马湘兰租了画船和歌妓舞娘,抱病赶到姑苏,亲自为他筹办了隆重的宴会。

回去后不久,马湘兰就病逝了。王稚登得知马湘兰的死讯后,也是异常悲痛,奋笔写下一首挽诗:"歌舞当年第一流,姓名赢得满青楼,多情未了身先死,化作芙蓉也并头"。

此曲曲风多变,有江南水乡的婉约 ,再融合摇滚等现代音乐元素,京剧加摇滚 , 加之刀郎老师或抑扬顿挫、或近乎嘶吼的呐喊,令人耳目一新、直击灵魂。

刀郎的歌犹如一壶老酒,初品,辣喉,再品,上头,仔细品,欲罢不能。我们来看歌词:

这第一杯呀 一呀么一杯酒,

王先生辞了故人桥堍彻夜的宫灯,那夜映在青色的河道里奔了前程,

风火墙收留了咿呀呀无主的戏子,她们睡在赤裸的船桨上猎猎的风尘。

这第一杯酒喝了之后,王稚登辞别了马湘兰,在青色的河道里一路向北,求取功名利禄去了。王先生走后,无主的戏子马湘兰,在心中贮起一道防火墙,把自己的心收起来,做到不染风尘。

船桨是一种划船,一根木棒 。猎猎的风尘指风声很大。 宋代李重元《忆王孙·夏词》写道:风蒲猎猎小池塘。过雨荷花满院香。

明朝诗人程敏政有诗云:风尘猎猎马蹄翻,旋觉残阳下古原。
“他们睡在赤裸的船桨上,猎猎的风尘”,这是一语双关,意思是马湘兰和王先生的相遇和分别,再相聚,这一生像梦一样,而他们的梦是从一艘画船里开始的,又是从一艘画船结束的。

但是马湘兰的梦是爱情,王先生的梦是求取功名利碌。因为两人的梦背道而弛,所以不能相守。

为什么是赤裸的船桨, 因为王先生明天就要北上求功名了,马湘兰那一晚在船上托付了终身 ,是这样件事让他们感觉红尘猎猎。

这第二杯呀 二呀么二杯酒,

画船里生离死别忧心天下的君子,牌楼旁那小轿顶上一盏太平的灯,

他们醒来的时候潮湿得有些疲倦,掌声热烈地拍打水面强颜的欢声,

没有三月柳的吊脚楼没有胭脂扣,桥上高高的彩灯挂着富贵再临门,

这第二杯酒,两人在画船里生离死别,王稚登心忧天下,他要去奔前程。王稚登希望自己能为太平盛世贡献自己的力量,为百姓们点一盏太平灯。这是王先生一生的宏愿,然而并不如愿,他一生一事无成。

在70岁这一天, 马湘兰花重金买了画船,带着一众歌妓从南京到苏州为王稚登祝寿。歌舞达旦,连饮数月,成为苏州一大盛事。

盛大的祝寿晏之后,王稚登才明白,他这一生辜负了马湘兰,辜负了一位女子一生的痴情。可是他醒来的太晚了。

虽然寿宴十分隆重,然无论是王稚登还是马湘兰,包括所有人,他们都在强颜欢笑,因为两个人已经老了。

吊脚楼没有三月柳的映衬,并不十分美丽。意指马湘兰已经不是三月的柳色,她已人到暮年,也没有胭脂香了。

“桥上高高的彩灯挂着富贵再临门。”我觉得这一句是说明王稚登后来发达了,但是他因为世俗的原因并没有迎娶马湘兰。马湘兰只是王稚登的一次偶尔,王先生却成了马湘兰的一生。

画船记的艺术性太高了,遣词造句我只顶礼膜拜,每一句歌词都是百转千回。这首歌的意境充满了中国古典诗词的韵味,可以比肩唐宋。

在此曲中,刀郎的唱腔,有高音有低音,真假音完美切换,有摇滚有小调,有婉约有高亢,有故事有意境,各种元素糅合,激情而又含蓄,伤感而又澎湃,实在是好听。说是神曲也不为过!总之我非常喜欢这首歌。

听刀郎的歌,那简直就是生活的享受啊。


路过

鸡蛋
3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3 人)

发表评论 评论 (4 个评论)

回复 诗雅 2023-11-10 14:00
有高音有低音,有真声有假声,有摇滚有小调,有婉约有高亢,有故事有意境
神曲唱尽女人的爱恨情仇,缘来缘去终归散,花开花败总归尘
回复 宫羽 2023-11-10 14:05
世间竟有如此清婉曼妙的一首歌
回复 宫羽 2023-11-12 07:46
我想为《珠儿》借一把《还魂伞》,想让她脱离黑白颠倒的《罗刹海市》,就算化做一只《花妖》只能在我梦中《翩翩》起舞,但也好过徒留一张孤单的《画皮》被永刻于《画壁》之上。依稀记得前世《瓜洲渡》分别之时赠与她的《豆蔻盒子》,虽雕木腐朽布满粉尘,翻找出来一番拨弄却依然《镜听》,然而轮回路长,缘薄命短,一直等她等到《梨花落》仍不见其归来,空余林间一曲幽怨的《山歌寥哉》。猛然间惊醒泪湿双袖,不见了手中合绣的《鸳鸯枕》方才幡然醒悟。不管她是曾经的珠儿,还是梦中的花妖,亦或是印刻于画壁上的画皮,我跟她都不可能再有《序曲》了。多么希望《西米巷》和《珍珠塔》那美好的过往能幻化成一张《未来的底片》,那可是我们恩爱于世间唯一的凭证啊
回复 天蓝蓝 2023-12-6 01:09
旧金山一主持人问刀郎老师为啥不写早期的情歌,刀郎老师回答他现在这个年龄再写类似的歌不真实,刀郎老师的音乐态度就是真实,所以每首歌都那么感人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返回顶部